每项地方立法权行使都不能“任性”

每位公民都可以撬动制度的变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