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哈尔多告诉记者,“这将会是个困难重重的会议”。他指出,谈判人员已从讨论一般议题升级到“高度复杂议题”,比如有多少在该协议覆盖区域内生产的汽车必须是美国制造。

沃瑞尔:中国推动的未来。